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本科生工作职业发展

四年大学要为今后四十年打基础

四年大学要为今后四十年打基础

 

贺迎春

9月11日,在北京大学的开学典礼上,新任校长林建华开门见山地向同学们提出一个问题:大学到底是什么?我们到大学来做什么?他希望学生“守正创新,引领未来”。

经历了没日没夜的高考备考后,上大学是“船到码头车到站”,还是“扬帆出海正当时”?

来看看他们是如何度过大学生涯的。

成长:抓住当下最重要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文系大三学生张玲玉用“一路成长,静待花开”来形容进入大学以来的心路历程。

前两天,张玲玉看到大一报道时的照片,是那么青涩和稚嫩,那时对大学的一切都很好奇,“参加各种社团、志愿活动,每天忙忙碌碌,穿梭于校园大小角落。”

上大二后,发现自己太过忙于社团琐事,而忽略了专业课学习和自己真正的兴趣,她渐渐沉淀下来,除了读大量文学名著外,还找到了另一个兴趣点:新闻,记者团也成了她在校内唯一留下来的社团,现在是该团团长。学写稿,学拍照,走出校门到各地采访,她在每一次采访中收获着友情和成长。“大二,是我发现自己并在自身兴趣的基础上充实自我的阶段。”

“现在大三了,目标更加清晰:一方面是继续追求新闻梦,另一方面下学期也会准备考研。不管未来如何,抓住当下最重要。”张玲玉说。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认为,上大学要学会学习。“我那时学数学,一是预习,看自己能否用已知学懂未知;二是拓展,找不同的教材特别理科数学的教材看,看看自己能否看明白。大学生千万不要被分数束缚,要在‘学会’的过程中追求‘会学’。”

河北大学硕士研究生齐宇(化名)有些后悔,“感觉大学四年都没好好读书,图书馆去的次数数得过来,我其实很爱读书,但是因为沉迷于恋爱了。”“健康的恋爱是学习的助推剂,不过不要沉迷其中。”

齐宇的大学同学则过得各有千秋,“身边一个同学看了四年电子书,有一个当了两个学生组织的主席,在学校能力得到很大锻炼,毕业后在电信公司上班,现在已经是小领导了……”。

专注:全身心投入自己痴迷的事

上海交通大学2012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马仁义说,本科时代读了很多书,经常泡图书馆,经常买新书,但硕士阶段读书不多,因为“我太痴迷于运营好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会微博和办好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为了做好这两件事,马仁义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实习机会。

截至2015年9月,@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会的粉丝超过了13万,马仁义正式接手这个平台是在2012年9月底,当时粉丝为7000。接手之后,交大研会微博的影响力便开始稳居全国所有高校研究生会第一的位置。

2015年3月份马仁义正式毕业,但毕业之后一直住在学校,着手筹备第二届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从筹备之初到现在,他几乎将全部心思都投放到了短诗大赛的运营,甚至无暇顾及筹划已久的创业之事。

“要维护好微博的几万粉丝,需要高质量的内容和关于交大的各种新鲜事,数万大学生诗歌爱好者对短诗大赛寄予厚望。既然被推上了这个位置,就必须尽心尽力办好。” 马仁义说。

创新:以闯之名,让青春不再荒废

南开大学2013级博士研究生汤明磊现在是“闯先生”董事长,为何以“闯先生”命名,汤明磊解释道:“以闯之名,让青春不再荒废;以先生之义,让创业如此简单。”

回忆起大学生活,汤明磊说,“四年更多教给我的是一个开放的心态和一个比较高的视角,知识我觉得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追求离天花板比较远的创新感和攀爬感,这样的感悟或许才是大学最大的收获。”

2014年,在一次课题的调研中,汤明磊发现,大学生创业低成功率是因为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很多创业者对创业服务处于零了解状态,他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决定放弃去国外学习的机会,创办创业服务企业“闯先生”,公司为大学生创业者提供一站式创业云服务。今年9月1日,“闯先生”正式获得了七位数的融资,但汤明磊是清醒的,孵化领域的竞争已进入“战国之争”,他告诫一起创业的兄弟姐妹,“平心静气,从零开始,在辛勤工作中细细品味开创从零到一的单纯快乐。”

易题库CEO武星宇是90后,去年7月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上大一的时候,他就有了创业的想法,找了几个不同院系的同学开了一家小工作室,在外面接一些活。后来他与“小伙伴们”有了分歧,他希望把工作室扩大为公司形式,但有些“小伙伴”觉得还是在学校比较好,认为可以借助学校牌子,不需要自负盈亏,学校还会有一些支持,但武星宇觉得这样做不大,容易受到学校限制,“还是自由一点好,我自己去拼。”

“大学学得更多的是方法,而不是技能。比如如何与人沟通,如何承受更大压力,在困难的情况下如何作出判断。” 武星宇说。

除了具有90后的闯劲外,武星宇还有同龄人难得的沉稳与敏锐。有一次,他为拍一个微电影偶然回到高中母校北大附中,很多老师反映工资太低了,教委又禁止他们去培训机构代课,当时听完触动特别大,后来促成了易题库的诞生。上大学时读了很多人物传记,他很认同巴菲特的一句话:“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认为,大学要打下做事的基础,“要做事成事,一是要不怵事会办事,二是能与人相处合作。”

筑基:着眼于今后四十年过大学生活

汤明磊的大学生涯可以用“杂”来形容。读的书比较杂,他开玩笑说,“除了教科书不读,其他书都读”;经历比较杂,担任过学生干部,社团负责人,在校期间多次去政府挂职,写过小说,做过乐队,有二十多年数学竞赛经历;专业比较杂,从本科到博士,他跨过四个专业,本科学的是生命科学和公共管理,硕士为政治学,博士为行政学。

石嫣,1982年出生,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毕业,她是国内第一位公费去美国务农的学生,参与创办了国内第一家社区支持农业农场:小毛驴市民农园。

事业已颇有成就的她特别感谢当初导师带领她接近乡土的经历。在人民大学读书的时候,导师温铁军对她和师姐很随意的说“你俩去某某村待上个把礼拜。”从小出生成长在城市的她,听到要“下乡”,心里有些发虚,在山西一个村子调研一周回北京后写了一份调研报告,得到了温铁军特别好评。“我第一次意识到现实社会的丰满,当把理论与现实结合起来的时候,理论也变得更丰满起来。”

龚克建议,大学期间要打下身心基础,要学会炼身调心,养成健强体魄,这是为人为学做事成家立业的基础,道德、学问、能力、作风都得以身体为物质基础。“我上大学那会儿,运动条件、训练内容很简陋、单一,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同学们往往未加充分利用,将来悔之晚矣。”同时还要打好学习基础和做事的基础。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表示,大学生要从自己开始,克服和拥抱这个时代,不管她是最好的,还是最坏的。大学生需要读书、思考、行动和坚持。“在思考、行动和坚持中体现我们的善、我们的真、我们的美、我们的容、我们的承受。”

他们的“心灵鸡汤”

“闯先生”汤明磊特别建议大学生要养成公共精神,“中国人不是没有素质,只是欠缺公共精神,可能在国外随地吐痰的大妈,回国后也收养很多孤儿,这并不能说明她就有公共精神,当然也不能讲她素质不高。”

武星宇则说,很多人希望短时间奋斗一夜暴富,其实是不现实的,大量的财富积累,应该是随着他热爱的事业和工作来实现的,一定要想办法,让想做的事情给自己带来财富,而不是在追逐财富的过程中迷失自己。

他还认为大学生要克服拖延症,做成任何一件大事,一定要在事情的发展和准备过程中,一步一步按部就班有节奏去做,而不是拖到最后,拖到最后,就算再有价值的事,也没时间去做,去思考,去落实。

龚克说,一定要着眼于今后的四十年,来过好大学的四年,这四年的意义就是为四十年打好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