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本科生工作职业发展

许纪霖:漫谈大学生的四个LEARN

    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抱怨找不到合意的工作。很多单位又感叹,找一个称职的大学生真难。这就形成一个非常大的反差和矛盾。那么,社会究竟需要怎样的大学生?我们的大学到底应该培养怎样的大学生?我们作为大学生应该往什么方向努力?在今天的演讲中,我想结合中西大学生活的比较,给同学们讲一讲“大学生的四个LEARN”(学习)。

   大学之所以为大学

   看一个大学是不是好的,就要看在校园里面是不是有一种创造性的文化生活。这个文化是广义的,包括文学、艺术、科技,所能想象到的各个方面它都有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想先谈一谈究竟什么是大学?作为一所一流的综合性大学,究竟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

   大学并不完全是一个乌托邦。从它的历史来看,虽然我们经常说中国的大学很古老,湖南长沙岳麓书院有一千年的历史,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学还是起源于欧洲。最早的大学产生于法国、意大利,然后再到英国。像我们所熟悉的牛津、剑桥,都是产生于中世纪的欧洲。

   University(大学)这个词,按照它原来的含义其实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个,university是一个地方,一个可以接纳来自世界各地学生的地方。我们知道中世纪的欧洲是由宗教统治的。罗马教会领导的基督教并不是单单一个民族的。它希望普度众生,最起码是全欧洲的众生,那么这个传统就保存了下来。越是好的大学,越是国际化的大学,留学生就越多。所以我们说对大学来讲开放是第一个标准。第二个,大学是提供博雅教育的地方,培养绅士的地方,在欧洲绅士主要就是贵族。无论是法国的巴黎大学、德国的洪堡大学,还是英国的剑桥大学、牛津大学,都是以这条为宗旨的。在教会以外之所以还要组建大学,其目的就是要培养有知识的贵族。那个时候的知识可能跟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有些不一样。我们今天更注重应用性的知识和技术,而那时人们更偏向于陶冶性情的知识。所以他们培养出来的人通常都是些博雅之士。

   不仅是欧洲,这两点也一样是中国教育的传统。孔夫子虽然没像柏拉图那样有个书院,但是他有弟子三千,也形成了一个教育的空间和氛围。从孔夫子开始,一直到后来宋代出现的各种各样的书院,包括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东林书院等等许多著名的书院,我们会发现他们的教育理念很接近欧洲大学的风格。一是它们包容性很强。不仅接纳本地人士,而是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有志于儒学研究的学子。这些学子常常不满于科举,想到书院里来寻找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而书院,按照中国的传统,主要不是传授知识,而是教你做人。做什么人呢?成为一个儒家所认为的有道德的君子,一个知书达理的君子。

    同样是博雅教育,无论是中国还是欧洲,大学起源的目标是非常明确的。那么为何这么一个非常清楚的理念到了今天就模糊起来了呢?这个与工业革命,特别是二战后大学的大规模发展有关。随着二战后全世界大学的普及和平民化,大学数量剧增,教育的性质和目标自然就发生了变化。

   那么,今天一所真正的、被公认为university的大学是由什么组成的呢?有三部分:一是在教学方面,它是一个学术性的、带有研究性的教学,绝不是应用性的。二,大学也同时是一个学术研究机构。正如清华老校长梅贻琦所说,大学之大,不在于有大楼而是有大师。可惜的是,中国今天的不少大学都热衷于盖大楼,而不注重培养大师。第三点最重要,是创造性的文化氛围。看一个大学是不是好的,就要看在校园里面是不是有一种创造性的文化生活。这个文化是广义的,包括文学、艺术、科技,所能想象到的各个方面它都有。以上就形成了大学的三个很重要的组成标准。也只有满足了这三个条件,我们才能说这是一所真正的、理想的大学。

   下面我们就进入今天的正题:大学生的四个Learn。这句话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校长、著名华人社会学家金耀基教授提出来的。

   2003年,他应邀来华东师大发表演讲,谈大学理念。他说,大学生在大学里应该学习四个Learn。哪四个Learn呢?Learn to learn(学习如何学习),Learn to be(学习如何做人),Learn to do(学习如何做事),Learn totogether(学习如何相处)。我非常赞同金教授的观点。接下来,我代他发挥一下。

   学习如何学习和做人

   一个博雅的心灵,是由很多好的知识塑造起来的。现在很多人脑袋里装的都是所谓有用的知识。这样的人发展空间很有限,最多是个一流的技术人才

   首先是Learn to learn。大家都知道,到大学来就是学习。但是学什么呢?这恐怕就不是每一个同学都清楚的了。学专业是当然的了,但是我刚才已经说过,大学是培养博雅之士的地方,所以,学习专业以外的知识也很重要。

   这里我们会遇到一个“博与约”的问题。博,是博雅;约,是指你能化约一个专业的知识。这两者之间可能会有点紧张。

   我们现在的家长煞费苦心地考虑高考选什么专业。你想一个高中生刚刚被应试教育搞得昏头昏脑的,他搞得清楚自己真正喜欢什么专业吗?很多人的选择只是按照比较世俗的眼光去衡量。比如,以后什么能赚大钱,什么比较吃香,就选什么。但在英、法、德、美,你考进大学的时候完全不分专业,大一大二是通识教育,到大三大四才有所谓的专业供你选择。也就是说,当你修了很多门课以后,当心灵逐渐丰满起来,真正发现了你的兴趣所在,才开始选择专业。去发现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适合什么,这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次性的决断。

   我自己也有体会。至今我很怀念我的大学生活。那时候专业学习比较枯燥。最有趣的,就是坐在图书馆里面乱看书,乱翻杂志,然后听各种各样相干的乃至不相干的讲座。如果你当时问我这些讲座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但是慢慢地,你的人格,你的心灵,你的知识,就被这样一个氛围熏陶出来了。好的大学你一进去就会发现,墙上贴满了各种学术讲座的海报,而不是那些实用性的传单。我在哈佛半年,这个印象太深了。哈佛大学每天各个院系、研究中心的讲座加起来有五十多个。以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为例,每周平均3次讲座,几乎隔天1次。哈佛的校报上,仅仅讲座的通知就有四大版,非常丰富。那真是让你自由选择。一般的讲座有20多个听众算不错了,但是气氛非常热烈,有充分的讨论。那种氛围就是真正的大学氛围。如何成为博雅之士,在大学里不用专门去学。我自己作为过来人的体会是:不要管它是什么知识,只要这个内容你还有一点兴趣,只要有名教授来讲座,你就一定要去听。你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博与雅的结合,就是一种有用的知识和好的知识的平衡。今天的社会很实际,都在比较这个有用、那个没用。我们很多同学也都总想考出个证书,积累些有用的知识。但实际上,真正能够培养人的心灵的,更重要的,是那些没有用的知识。我称之为好的知识。一个博雅的心灵,正是由很多好的知识塑造起来的。现在很多人脑袋里装的都是所谓有用的知识。这样的人发展空间很有限,最多是个一流的技术人才。只有装满好的知识的人,才有创造性和想象力。而有用的知识,是不给你想象空间的。它教给你的,是一套规则,而不是如何去突破和创造。所以,我们学东西千万不要放一个太功利的念头,这样才能真正成就大业。

   下面一点甚至比上面的更重要,就是Learn to be。我们刚才说了,大学要培养博雅之士的气质。那么做人,就是大学培养的中心目标。从中西方的传统来看,这是比学会学习更重要的一个目标。

   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的双料博士冯象前不久在接受采访时,讲了这样一段话。他说,美国的法学院,像耶鲁,从来不把培养专业人才当作自己的目标。那么耶鲁培养什么呢?培养的是品质优异的学生。至于他以后是当律师,当法官,还是当总统,乃至去好莱坞写剧本,都可以是法学院学生的选择。美国最一流的法学院从来不给学生设定目标。它就是培养一个优秀的、领袖式的人才,这才是它的宗旨。

   那么国外的大学又怎样培养贵族呢?真正的贵族,在大学里面有两个含义。第一,它要培养你作为贵族的自律精神。牛津、剑桥还有好多欧洲的大学至今还保持了学院的传统,如国王学院、女王学院、三一学院……学院过的是集体生活,里面的学生完全是按照训练贵族的方式培养的。这个训练就是像清教徒一般地生活,非常辛苦,条件简陋,纪律像军队一般的严明。贵族把什么看得最重要?是荣誉。这个传统也被西方的大学继承下来,他们把自己母校的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尤其是私立大学,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校友的捐款。为什么要捐款?因为他们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回报。我是哈佛学生,毕业时找到了好工作,这个荣誉是我的母校给我的,所以我要回报。这种荣誉与他一生伴随。

   第二,你越是贵族,越要关心平民,要和平民打成一片。我在哈佛时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每到周末,几乎所有哈佛的同学都会自觉地到附近社区去做义工。比如在当地的华人社区里面,你可以看到很多哈佛的同学在帮助新来的华人移民学英语、如何报税纳税。我在波士顿的一个教堂参加过英语口语提高班,不用交学费。我的老师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子,毕业于哈佛商学院。她在一个大银行上班,平时工作非常忙,但是她每周还是抽出两个半天到教堂来做义工、教英语。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这是哈佛的传统”;第二句话是,“我这一周里面,只有这两天是真正在为自己工作,这是我最喜欢的。 

   学习做事和与人相处

   今天的社会非常注重团队精神。不要说公司,就是在大学搞研究,都是形成各种各样的团队。有些人很有研究能力,但是不善于与别人交流合作,这就没法担当大任。

   第三点是Learn to do。要成为贵族,你首先要学会做事。

   我刚才说的都是些大事,鼓励你们要有大志向。但是正如金字塔不是一天建起的,要能够做大事,首先要学会做各种各样的小事。这也是大学特别要熏陶的。

    我们有一些同学,书读得很好,但有一个能力非常弱,就是不会做事。今天我们很多同学出去找工作,给人的感觉是大事不会做、小事不想做。虽然很多小事可能一学就会,但是很多能力是要积累的。学会做小事,这也是一种能力。现在我们很多大学有各种各样的志愿者团体和活动,还有许多勤工俭学的机会。我一直认为,哪怕你时间再紧,也一定要去参加这些活动。重要的不是你从中得到了什么金钱上的回报,而是学会做事。这很重要。

   我有几个博士生是农村来的,家里比较贫困。为了表明自己会全心学习,就对我说,“老师,我宁愿生活苦一点,也坚决不去打工。”我对他们说,“你错了。最出色的学生,书要读好,工也要打好。这才是好学生。 

   ”在国外的名校里面,不管你有钱还是没钱,绝大多数都打工。比如,就在学校附近的餐馆或咖啡馆里做服务员。今天中午是你的同学来给你端菜,晚上就变成你为他服务了。这是很平常的事。通过做这些,他们提升了自己的生活能力,锻炼了自己在社会中的生存能力。我常对我的学生说,我中学毕业以后到农村下乡3年。大学毕业后,我留校做助教,从助教、讲师一路做上来,从底层做起,都从小事做起。正因为小事做过了,今天才能成就大事。不要以为不做小事直接就能成就大事。只有一点点做起,每一个细节都有把握,才能做成大事。

   在国外,大学生参加过很多的志愿团体、学生社团,乃至各种义工,小事做得就很多了。所以他们一进公司,就非常迅速地适应了公司的节奏。现在同学们都想进大公司,因为大公司收入高、发展前途好。但是公司文化不是大学文化。大学还能容忍散漫、随便。今天的公司像军队一样,非常严谨。越是好的公司越严谨,尤其是外企,整个氛围非常严格。你如果要进去,就要适应这种文化。很多时候,这就是从做小事培养起来的。

   波士顿每年到九月份,在中央公园就有一个全市志愿团体联合搞的招新大会,非常热闹。全是义工在帮忙,没有报酬,自己还要贴车费、贴精力。但是这么多人,他们就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而这些经历,填在求职表上、履历表上,都是闪光点。

   最后的一个Learn,就是Learn to together,学会如何与人相处。我们可以发现,今天的社会非常注重团队精神。不要说公司,就是在大学搞研究,都是形成各种各样的团队。有些人很有研究能力,但是不善于与别人交流合作,这就没法担当大任。今天在大学里面,如何学会与别人相处,如何具备团队精神,这也是我们需要重点培养的。

   我刚才说了,贵族为什么要在学院里培养,而不是个人修身养性?因为骑士们打仗不能自说自话,要有严格的纪律和合作精神。1995年,我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时,住在圣约翰学院。按照英国的模式,大学不仅有各种专业的院和系,还有学院。这个学院意味着什么呢?它不是教学和研究机构,而是一个老师和学生日常生活的团体,是一个Community(社区)。圣约翰学院就是这样。它是一个宿舍,又不仅是宿舍,功能非常丰富。学院里的人来自不同的专业和不同的国家。除了上课,他们平时的各种活动都是以学院为单位进行的。学生之间的比赛也都是学院与学院之间的较量。学生的荣誉感除了来自学校,还来自所在的学院。教授除了所在的系之外,也属于某个学院,因为他要和那个学院的学生有交流。香港中文大学也是这个模式。他们有新亚、崇基、逸夫、联合四大书院。每个学生都归属于一个书院。虽然你来自不同系科,在这里过的却是完全的集体生活。

   我在圣约翰学院这个集体里面的感受非常深。每个学生一间房间,虽然不大,但是独立而舒适。学院规定每个进了学院的学生每年要做一次学术报告,向其他同学介绍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其次,就餐是集体的,每周的菜是事先安排好的。在晚餐时间,除了吃饭,大家就是围坐在餐桌前自由聊天,参加丰富多彩的体育比赛、兴趣协会。也就是说,大学最重要的一课,包括训练你如何参加社团、组织社团。如果你在大学期间没有参加过任何社团活动,那么你的大学生活是有欠缺的。

   今天我们在大学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大学不仅仅是知识的课堂,最重要的是有全面发展的能力。虽然工作不怎么好找,但是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就可以所向披靡。当然,我们读大学绝不仅仅是为了一份工作,它只是我们美好人生的开端。李白有句话叫“天生我才必有用”。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如何学会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个性、有品位、有知识、有能力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有专长的人。这才是我们作为大学生的奋斗目标。